Top

2016年中国产业结构调整发展形势展望

2015-12-17 10:39:10 智能制造 工业4.0 产业结构

摘要: 2015年以来,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,工业投资持续下滑,国内外需求不足的问题未得到有效缓解,进而导致我国工业整体增速进一步放缓,传统产业面临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巨大压力。
  2015年以来,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,工业投资持续下滑,国内外需求不足的问题未得到有效缓解,进而导致我国工业整体增速进一步放缓,传统产业面临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巨大压力。进入二季度以来,随着“一带一路”、“中国制造2025”、“互联网+”行动计划等战略的加快推进,以及智能制造、小微企业扶持、技术改造等政策措施的不断推出与落实,我国工业增速逐步企稳,严峻形势将得到部分缓解,新一代信息技术、高端装备制造等新兴产业将成为经济增长新亮点。
  
  一、对2016年形势的基本判断
  
  (一)高技术制造业快速增长,重塑我国工业比较优势
  
  当前,我国高技术制造业从增加值规模和出口情况均保持高速增长态势,随着《中国制造2025》等战略实施,预计2016年,高技术制造业将继续作为工业经济增长的关键动力,支撑我国产业优化与升级。2015年前三季度,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0.4%,快于整体工业增速4.2个百分点,对工业增长贡献率提升至18.7%,高技术制造业PMI连续10个月高于制造业PMI,延续高速发展态势。其中,1-10月份,化学纤维、计算机等电子设备、医药、铁路等运输设备、电器机械和器材五大类制造业行业累计增加值增速分别达到11.1%、10.8%、10.2%、7.6%、7.3%,分别高出工业增加值增速5、4.7、4.1、1.5、1.2个百分点。
  
  随着自贸区建设加速和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推进,以高端装备为代表的高技术制造业在投资和出口方面都有所增加。1-10月份,高技术制造业投资16211亿元,同比增长12.6%[1],前三季度,我国大型成套设备出口额同比增长10%[2],其中轨道交通装备256.4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25%[3],并进入欧美等中高端市场。另外从产品方面可以看到,11月,我国国产大飞机(C919客机)和首台铁路大直径盾构机相继下线,打破了国外长期的技术垄断。在2016年高技术制造业保持快速增长的发展态势下,我国参与国际竞争的比较优势开始重塑,并成为工业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。
  
  (二)原材料工业持续疲软,化解产能过剩工作深入推进
  
  目前,由于经济增速放缓,总体需求不足,我国钢铁、水泥、电解铝、平板玻璃等原材料工业仍存在严重产能过剩,我国在2016年将持续进行经济结构转型政策,将对原材料工业的需求进一步带来不利影响,在当前很多传统行业仍在低效运行的情况下,给企业在明年转型升级带来巨大压力,化解产能过剩仍然成为传统原材料工业发展的重点任务。2015年,钢铁行业处于全行业亏损状态,10月钢铁行业PMI指数仅为42.20%。8月份,国内铜、铝、铅、锌现货均价同比分别下降22.7%、15.5%、8.1%、10.6%,有色行业实现利润1016亿元,同比下降4.2%[1],尤其是国有及控股企业亏损严重并仍在恶化。2015年5月,工信部发布印发了《部分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的通知》,以遏制产能严重过剩行业盲目扩张,深入推进化解产能过剩工作并取得了一定成效。1-10月份,水泥、平板玻璃、生铁、粗钢的累计产量分别下降了4.6、8.3、3.3、2.2个百分点,从投资增速上看,部分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也处于不断放缓的态势。目前,虽然重点行业现有工艺技术、装备规模标准界定的落后产能已很少,但淘汰环保、能耗、质量、安全不达标的落后产能日趋紧迫,十三五时期仍深入推进淘汰落后和化解过剩产能工作。
  
  (三)“互联网+”战略加快实施,成为结构优化升级新引擎
  
  以移动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迅速,并加速向经济社会各个领域渗透。2015年7月,国务院印发《关于积极推进“互联网+”行动的指导意见》,政策红利将在2016年进一步释放,互联网与制造业融合将深入推进,新产品、新业态、新模式加速产生,为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提供了动力,经济增长新动力也快速形成。今年1-9月,电子信息产业500万元以上项目完成固定资产投资额9929.7亿元,同比增长15.1%,比去年同期高4.6个百分点,高于同期工业投资(8%)7.1个百分点,计算机、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累计增加值增速达到10.7%,高于同期工业增加值增速4.5个百分点。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完成软件业务收入31127亿元,同比增长16.5%,电子商务平台服务(包括在线交易平台服务、在线交易支撑服务在内的信息技术支持服务)成为亮点,收入增长24.7%[1]。根据EnfoDesk易观智库发布的《中国大数据整体市场趋势预测报告2014-2017》数据显示,近两年大数据应用市场的增长速度将接近30%,预计2016年国内大数据市场规模总量将突破100亿人民币,主要包括互联网用户数据市场、线上金融市场,以及IT企业的大数据应用及大数据平台业务市场等。
  
  (四)区域合作与对外开放将加快推动国内外产业转移
  
  2015年,“一带一路”、长江经济带建设和京津冀一体化三大发展战略稳步实施,成为政府工作中拓展区域发展新空间的重要抓手,并已经显现出一定的成效,预计在2016年,重大空间发展战略将加快推进,并加快国内外产业转移的步伐。在吸引外资方面,1-10月,在来自日本、美国和台湾地区投资分别下降25.1%、13.6%和19.3%的同时,来自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投资增长14%;在长江经济带区域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9859家,同比增长7.8%,占全国新设企业总数的47%[1]。在对外投资方面,1-9月,中国企业共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的48个国家进行了直接投资,合计120.3亿美元,同比增长66.2%。今年,针对京津冀协同发展,工信部制定了京津冀产业转移指导目录,河北、天津等地纷纷抓紧落实、精准承接产业转移,预计将在今明两年呈现实质性进展。三大战略的实施不仅推动产业转移承接地的园区升级,优化当地的产业结构,更促进了中西部与东部开发区的联动发展,通过区域协同扩展更大发展空间。
  
  二、需要关注的几个问题
  
  (一)地区工业经济增长两级分化问题凸显
  
  整体来看,2015年全国各省市区工业经济增长呈放缓态势,但两级分化的问题开始凸显。从工业增速来看,1-10月份,东部工业增加值增速较快的地区分别为天津、福建、安徽、江苏,增速分别为9.3%、8.8%、8.6%、8.3%,而东北地区增长缓慢,辽宁省呈现6%的负增长,黑龙江省增长0.2%,;中西部大部分地区的工业增长高于全国平均水平(山西、河北等少数省份除外),重庆市更达到了10.8%的工业增加值增速,位列全国第二(第一是西藏)。从固定资产投资来看,1-10月份,东部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增长最快的是地区是福建省,为18.2%,恶化最严重的是辽宁省,呈现23.8%的负增长,另外黑龙江省也仅增长
  
  2.6%,远远低于全国10.2%的平均水平[1]。投资不足,工业增长乏力,东北等部分地区经济存在“断崖式”增长风险。地区经济增长的差异主要是由产业结构决定的,东北地区以重工业为主的产业结构特征较为显著,石油、煤炭、钢铁等是其主要支柱产业,传统产业增长乏力、新兴产业发展不足是影响其经济增速的主要原因。而产业结构较为合理、顺应产业发展、方向、结构调整较为超前的地区,经济保持了持续健康发展。2015年上半年,广东省高技术制造业完成投资增长46.8%,增速高于全省工业整体水平。浙江省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占工业投资比重为27.4%,同比增长10.3%,高于工业及制造业投资增速,高技术产业投资的快速增长,为工业发展后劲积蓄力量。
  
  (二)工业经济增长新旧动力青黄不接
  
  2014年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在工业中的占比仅为10.6%,2015年上半年占比11.4%,虽然有所提升,但体量仍然较小。在中国工程院发布的《2016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报告》中显示,“十二五”时期战略性新兴产业在GDP占比为8%左右,在发展中仍面临现有管理机制不能完全适应创新产品与服务的发展、资本市场不完善使新兴产业企业融资困难、国际贸易摩擦有转向新兴产业的趋势等问题。一方面,高技术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体量仍然较小,难以支撑工业经济高速增长,另一方面,规模比重占绝大部分的传统制造业受需求不足、产能过剩等因素影响,增速保持持续走低,拉低了工业的效益,产业结构转型仍面临较大压力。
  
  (三)企业利润空间收窄、降本增效压力加大
  
  工业企业生产成本呈现上升趋势,2015年1-9月份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成本为86.1元,是“十二五”以来最高水平,比2010年提高1.5元。企业亏损面居高不下,1-9月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降1.7%,并有降幅扩大的趋势。截至9月,工业亏损企业累计58477家,比上年同期增长15%,国有工业企业亏损1148家,占国有工业企业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。中小企业PMI连续若干月低于临界点,10月份中型企业为48.7%,小型企业为46.6%,融资难、融资贵仍然是困扰小型企业生产经营的主要问题之一。全国企业普遍利润空间缩小,并存在众多长期不盈利的“僵尸企业”,大大降低了经济效率。
  
  (四)区域产业转移仍面临巨大阻力
  
  在“京津冀一体化”,“长江经济带建设”等诸多国家战略深入推进的大背景下,我国区域产业转移的步伐也在逐步加快。但随着经济下行的压力加大,劳动力成本的持续上升,不少企业为维持利润空间和市场竞争力,采取裁员降薪等措施,中西部地区人才吸引力逐渐下降,劳动力市场收窄,抑制了部分产业向中西转移的动力。另一方面,中西部地区与产业配套的基础尚待进一步完善,公共服务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。在推动产业转移的政策执行方面,多采取建园区、搭平台等方式,区域特色优势及差异化发展战略不明晰,减缓了地区间产业转移的步伐。
  
  三、应采取的对策建议
  
  (一)加快传统产业优化升级
  
  传统产业仍是我国工业发展的主体力量,目前我国高技术制造业增长很快,但从体量看,占比不到15%,传统产业仍是“十三五”稳增长、调结构、转方式的重点。建议启动新一轮企业技术改造重大工程,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、互联网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,优化产品结构,全面提升设计、制造、工艺、管理水平,促进钢铁、石化织等产业向价值链高端发展。同时,加大淘汰僵尸企业力度,建立市场退出机制,健全破产退出法律保障。
  
  (二)积极培育新的增长点
  
  以实施“互联网+”行动计划、国家大数据战略等为重要契机,深化互联网在制造业领域的应用,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。积极探索和发展基于互联网的个性化定制、众包设计、云制造、协同制造、工业大数据等新模式,加快推进试点示范,构建开放共享型的产业生态体系。鼓励发展服务型制造和生产性服务业,促进制造企业提供基于互联网的智能监控、远程服务、全产业链追溯等高增值应用服务。推进网络化制造平台建设,形成跨系统、跨行业、划区域、跨企业及消费者的网络协同制造服务体系。
  
  (三)加快推进实施制造强国重大工程
  
  围绕“中国制造2025”已明确的任务和措施,加快启动高端装备创新、智能制造、工业强基、绿色制造、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等重大工程,以及质量品牌提升、发展服务型制造行动计划,针对当前产业转型升级的迫切要求,启动实施一批市场潜力大、关联程度高、带动能力强、产业基础好的重大项目。通过工程实施提振需求,改造传统产业,推动重点领域发展,提高产业竞争力。
  
  (四)支持企业走出去,扩大国际产能合作
  
  我国制造业领域已形成完整的产业体系,具备与国际合作的强大基础。一是加强统筹协调。根据国家的总体规划,制定国际产能合作规划,调整和优化出口产品结构,逐步减少“两高一资”产品的出口,促进重点行业走出去。二是依托“一带一路”战略,积极推进与周边国家基础设施的互通互联,探索经贸合作区、工业园区、经济特区等合作园区建设等模式,加强产业等方面的合作和对接。三是创新合作方式。积极开展“工程承包+融资”、“工程承包+融资+运营”等合作,有条件的项目可以采用BOT、PPP等方式。依据各国实际情况,采取技术合作、技术援助等方式开展国际产能合作。四是建立双边或多边交流机制,建立出口预警机制,减少贸易摩擦,降低出口风险。
  
  (五)减轻企业负担,营造良好环境
  
  加大力度减轻企业税费负担,清理阻碍社会资本进入竞争性市场的制度障碍,推进国有企业改革,健全过剩产能退出机制和国有资本循环机制,减少兼并重组的行政干预,在统一严格的环保准入门槛和公平的融资税负标准下,放开过剩行业的进入限制,促进社会资本参与竞争和产能重组,提高产业整体的运营水平。(来源: 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研究院)
     
分享:
评论:
0
喜欢:
2收藏到知库
验  证  码:
发表评论
关注我们
独家专栏更多

倪光南

现为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,中国中文信...

谭浩强

谭浩强教授,1958年清华大学自动控制...

邬贺铨

邬贺铨,光纤传送网与宽带信息网专家...

会议活动更多
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
友情链接
合作伙伴
北京赛迪经纶传媒投资有限公司       版权所有 京公安网备11010802015075 京ICP备05039896号-13